金沙

贾跃亭是坏人吗?

金沙 www.butalbital247sale.com   我不喜欢把人分为好人、坏人,小孩子才喜欢这么分。事有好坏,人却复杂得多。每个人都干过坏事,不能说每个人都是坏人。贾跃亭也一样,简单地把他说成好人、坏人,都有点孩子气了。

  我写过多篇批评乐视的文章,但我从来没说贾跃亭是坏人、骗子,我一直觉得他只是一个过于异想天开的梦想家。至于他在吹大乐视泡泡的过程中,是否存在恶意欺诈,是否坑人以自利,我没接触过这个人,我不知道。

  乐视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2010年6月份,发审委批准了乐视网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业界才第一次知道这家公司。跟当时还在竞争和亏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的优酷、土豆们不同,乐视网不但是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还是第一家盈利的视频网站。几乎没人相信乐视网提供的数据是真实的,很多人的下巴被发审委的决定给惊掉了。

  第一个站出来质疑的,是易凯资本的CEO王冉,他在其微博中写道:“据说有家做新媒体的公司马上要创业板‘上会’了。建议发审委的委员们多向行业内真正的专家或相关服务机构咨询一下再做决定。中国的创业板不是没有机会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但有更多的机会被玩残。”我挺佩服他的,我觉得他在替整个行业发声,在呼吁更阳光的市场规则。

  王冉的微博

  后来有人告诉我,乐视网是家有背景的公司,来头不小,最好不要自找麻烦。眼看着质疑的声音快速从互联网上消失,而且疑点重重的乐视网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地成功IPO,我对“背景”这事就有点将信将疑了。

  后来知道,操作乐视网上市的是一家叫汇金立方的公司,控制人是令完成。2014年中,令完成出走美国。差不多同时,贾跃亭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出国考察”和“治病”。2014年底,中国证监会官员李量因收受贿赂,为包括乐视网在内的多家公司上市提供帮助,被“双开”,并被追究刑责。

  这段史实由于涉及敏感的政治人物,因而变得特别隐晦,不便言说。2014年底,贾跃亭终于“考察”归来,或者“治病”归来。人们相信,贾跃亭已经过关了,安全了,起码令家的问题不会太影响他了。差不多从那时候起,乐视的大跃进开始了。

  后来谈到接受汇金立方投资的初衷时,贾跃亭曾说:“因为我本身不是一个社交家,我个人没什么政府关系,或多或少认为这个投资者,会带来一些我不具备的能力,其实是没有带来任何的帮助,但是带来了非常复杂的……”“如果还能重新选择,我不会让汇金立方成为自己公司的股东。”我不知道通过贿赂证监会官员,为乐视上市打开方便之门,算不算帮助?近日又有报道称,涉及2010年乐视IPO审核问题,超过10名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不过2014年底,滞留海外半年的贾跃亭还是回来了。第一个报告这个喜讯的,是王冉,他在微博上说:“听说乐视贾跃亭香港手术成功,已回到北京,正住院接受后续治疗。祝贾总早日康复。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接触到乐视旗下多个领域的团队,深深被他们在颠覆之旅上的超强信念和执行力所打动。他们让乐视生态的梦想在风雨中顽强绽放。”没错,就是那个曾经质疑乐视IPO的王冉,包括乐视娱乐、乐视体育、乐视云在内的乐视系公司,从2013年起就成为易凯资本的客户,王冉本人则一下子成了乐视和贾跃亭的感情最充沛的歌手。

  前些日子腾讯科技对王冉做了个专访,腾讯科技问道:“你在乐视刚刚IPO的时候曾经公开质疑过乐视,后来却成了乐视的坚定支持者。这中间的转变仅仅是因为在商言商吗?”

  “完全不是,”王冉斩钉截铁地答道,“如果不是乐视先转变了,我们是不会有‘在商’的前提的。虽然乐视IPO的事情比较受争议,但我看到老贾在IPO之后的确是想认真做点对用户和行业有影响的事情,而不是套一把现就走。但真正打动我的还是它们的团队,从最早接触的乐视影业的张昭,到后来接触的乐视体育的雷振剑,都让我感受到一种大公司身上很难感受到的创业激情。”

  我迟钝,这话里或许有百分之零点几的真诚含量,不过我感受不到。王冉是坏人吗?我也并不认为他是坏人,生意人而已。

  2005年,曾揭露蓝田股份财务造假的刘姝威,发布报告质疑乐视网的经营状况,和贾跃亭高位巨额套现的举动,她诘问道:“当一个证券市场靠‘故事’和‘概念’的想象空间吹高股价,根本不提投资者的收益回报,大股东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任意减持套现巨额资金,这个证券市场还能够运转下去吗?”

  结果,刘姝威遭到一堆专家、大V的哄笑,她成了僵化、落伍、缺乏互联网思维的古董,王冉挖苦她的报告是“杂文”。而且,报告发表后,乐视网的股价还涨了。

  王冉的微博

  回头看这些专家、大V两年前讥讽、挖苦刘姝威的样子,你觉得他们是坏人吗?

  为应对外界对贾跃亭巨额坚持的质疑,2015年5月,贾跃亭向乐视网发送了《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承诺减持股票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据推算,贾跃亭减持所得资金为113亿元。

  两年半过去了,2017年10月27日,乐视网公告称,已向贾跃亭、贾跃芳(贾跃亭的姐姐)发送函件,提醒二人履行借款承诺。公告称,截至公告当日,贾跃亭对乐视网实际借款余额为0元,贾跃芳实际对乐视网借款余额为11万元。

  如果“下周回国”这种话还可以看作是烟幕弹,那么向投资者和证监会公开承诺借给乐视网的钱,根本不予履行,这算不算欺诈?

  央视倒是直言不讳,今年7月,在贾跃亭二次滞留海外的当口,在节目中直接质问,贾跃亭一手不停地推概念,一手反复套现,这到底是创业失败还是涉嫌欺诈?

  前几天是乐视危机爆发一周年,一位乐视前公关负责人写了篇纪念文章,来纪念一个勤勉的、自卑的、有梦想的、患有社交恐惧症的、婴儿般坦诚率真的前老板,和他的被媒体写死的乐视。我觉得,这位做了一个公关该做的,甚至做过头了。他笔下的这个让人看了都感觉心好痛好痛的“老贾”,一定是个那么好那么好的人。这份情谊,挺催人泪下的。

  乐视再怎么失败,也有非常多的人,专家、大V、高管,自媒体、记者、王冉,包括公关负责人,都得到过好处,实实在在的好处。你们不能变脸,否则就会显得很不地道,忘恩负义。

  而且,你们一定会寻思,像乐视生态这么一个宏大的、天才的、价值连城的构想,必定要辜负许多人,背弃许多人,牺牲许多人,被许多人质疑,被许多人骂,才能映衬出它的宏大、天才、价值连城。构想实现了,你就是英雄,是伟人;构想失败了,你就是骗子,是坏人。

  Bullshit.

本文链接: http://www.butalbital247sale.com/99368.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