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

创始人海夫纳离世!《花花公子》还能如何“风流”?

金沙 www.butalbital247sale.com   听闻这个消息后,我决心写一篇稿子来纪念这位与上千女人同过床的勇士。但我很羞愧,写这篇稿子多花费了两个小时(欣赏《花花公子》的历年封面图),还浪费了我一卷餐巾纸。

  乳此肾好的老爷子

  休·海夫纳于 1926 年生于一个中产家庭,家风保守严谨,海夫纳的童年时代过的十分压抑。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位风流到死的老爷子年轻时是个老实人。敲黑板划重点,老实人靠不住啊,同志们!

  小时候的海夫纳有如一根被紧紧挤压的弹簧,长大后积蓄的弹性势能便有如火山爆发,一下子宣泄出来,走上了一条美女相伴、风流一生的道路。

  1953 年秋天, 27 岁的海夫纳花 500 美元买下梦露半裸照的版权,自己剪剪贴贴,创办了第一期《花花公子》,但出人预料的是,这份简陋的杂志一炮打响,瞬间售出 5 万多册,没多久就成为了全美最畅销的成人杂志。

  如果海夫纳只是单纯作为成人杂志的创始人,大众对其恐怕会兴趣平平。但是老爷子说一不二,就像杂志名称《花花公子》描述的那样,做了一辈子的风流鬼。男人们对他个人生活的向往,远远超过了对杂志照片的总和。

  千年前,我国有酒池肉林的传说;千年后,老爷子身体力行,打造了一个艳煞众人的风流窟。在海夫纳的花花公子豪宅里,他定期举办......盛大的淫乱趴体。区区海天盛宴算什么,这都是人老爷子玩剩下的东西。在镜头中,海夫纳穿着招牌式的红色天鹅绒长袍,热情款待成群结队的兔女郎。“我已经与上千女人上过床,至今她们还爱着我。”老爷子面对记者露出了迷之笑容。

  一把年纪还风流不止,单单用“权力即春药”已经不足以解释老爷子旺盛的精力了,果不其然,老年的海夫纳为了性福生活大量服用伟哥,哪怕导致右耳失聪也在所不惜。

  用糖果店中的小男孩来形容海夫纳,恐怕是一个恰当的比喻。

  “去裸照时代”能挽救《花花公子》下行的销量吗?

  虽然《花花公子》以情色为主要卖点,但海夫纳表示,我们要做最有品味,最有逼格的成人杂志。除了裸露的姑娘,我们还有漂亮的文章。那些深度报道和作家专栏将《花花公子》打造成高格调的男人杂志,不然你敢相信《肖申克的救赎》的作者史蒂芬·金会是成人杂志的专栏作者?

  海夫纳内心十分清楚,性是《花花公子》吸引读者的卖点,深度报道和男人格调生活印象是杂志的加风点,能将自己与那些低俗的成人杂志所区分开来。做任何产品都是这样,需要凭借几个或数个卖点保持用户粘性,还需要产品差异化,打造特色服务。

  但是,大家都清楚成人杂志读者的那点小心思,大多数人就是冲着性感的兔女郎才买了一期又一期的《花花公子》。毕竟,那么性感好看又敢脱衣服的女孩子,有谁不喜欢呢?

  特朗普:我就很喜欢兔女郎,我买了!

  但是在 2015 年前后,《花花公子》却在纠结要不要删除杂志中的裸照。 2015 年,《花花公子》表示将开启“去裸照时代”,此举被视为是该杂志的品牌改革计划部分之一。但是很不幸,杂志的订阅数应声而跌。

  其实受数字化媒体和互联网的冲击,《花花公子》的发行量一直在下跌。 70 年代全盛期可卖出 700 万份杂志,目前却只有 80 万份。毕竟网络那么发达,什么情色资源都能轻松找到,谁还愿意死守着一份老杂志,找寻几张不甚惊喜的裸图呢?

  《花花公子》原计划的最后一期裸体封面

  但是《花花公子》删去裸图后,销售量并没有上升。于是该杂志恢复刊登裸照,称取消裸照是一个错误。杂志创意总监库珀·海夫纳表示:“从今天起,我们要找回自己的身份,重新宣布自己是谁。”

  但是不管《花花公子》打出的标签#Nudity Is Normal(裸体是正常的)多么好听,脱不脱衣服从来都不是重点,这本老杂志真正要思索的恐怕是如何在网络情色内容泛滥的情况下,找到合适的青年读者群体。

  这份杂志变老了。

  传奇人物海夫纳也老了,吃再多伟哥也无法重振雄风,如今更是直接死在床上。

  至于那些见证杂志辉煌的主力读者,也变老了。等老家伙一死,哪个年轻人会拾起这本杂志呢?“我找到一本 70 年代的《花花公子》,结果看到了我老妈。”这句调侃如今看来是对《花花公子》落寞境遇的最佳注脚。

  日益褪色的时代印记

  《花花公子》是 50 年代后美国商业精神的集大成者,就像那个年代的年轻人说得那样——“长大了以后要像海夫纳一样享乐”,而不再是二战前苦逼赚钱,“长大了要像洛克菲勒一样富有”的腔调。

  “追求享乐”是海夫纳“花花公子”哲学的要义。而主张“追求享乐”的《花花公子》恰好与二战后美国经济复苏、年轻人心态迷惘、摇滚流行等因素融为一体,被时代潮流裹挟,成了性革命运动的一面大旗。

  从这个角度看来,《花花公子》这份杂志更像是一个时代的印记。但是任何东西一旦打上时代的印记,就意味着将要落灰蒙尘。很多杂志都会面临主力读者“老去”,却无法有效吸引年轻读者的烦恼。对于《花花公子》这种时代性的经典杂志来说,稍有不慎,就会失去所有的人群。毕竟对于年轻人来说,这已经是一本跟现实脱节的杂志了。

  面对这种困境,花花公子公司一直在努力进行品牌改革,推出“花花公子商店”项目,数字内容向《Maxim》或《GQ》的风格靠拢......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你男女服装和配饰卖得再起劲,背后所依仗的还是那只兔子的logo。而这只兔子的成功,又全然依赖于《花花公子》这本杂志。

  《花花公子》美国版每年亏损 300 万美元,这恐怕都得算作“营销支出”。走到这个地步,若不能建立起与新时代的联系,该杂志随着海夫纳一同死去算是可以预见的结局吧。

  在一个满是禁忌,百废待兴的年代,《花花公子》的大胆出格会吸引一大批用户,但是在百无禁忌、消费主义达到新高潮的今日,曾经大胆的那只兔子只不过是个保守落后的老家伙罢了。

  成天放女孩子裸照,你这是物化女性晓得不晓得?

  只知道放女孩子裸照,你这是歧视同性恋晓得不晓得?

  《花花公子》没死在政治正确的U形锁下,就应经是大幸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系列明星商品来说,尤其是文娱消费类产品,在努力跟上甚至引领时代潮流的同时,心里一定要时刻记着如何跟上新的时代而不随着旧时代而消亡。但最痛苦的是,很多产品连跟上时代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引流一个乃至新旧时代的潮流了。

  不管怎样,作为 1926 年生人,海夫纳带着《花花公子》在文娱领域引领了潮流,那个风云际会的时代恐怕要过去了。但幸好,同时代的有些人永远不死,功绩永存。

  那我们会开辟一个新时代吗?后人又该怎么描绘或缅怀今日之商业巨头呢?

本文链接: http://www.butalbital247sale.com/95338.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